《博客天下》萬字長文盤點李克強成績單:他是破壁者、拆牆人
  當前,中國經濟面臨下行壓力,李克強選擇進一步打破海內外、區域界、城鄉間的壁壘,同時被擊碎的,還有陳舊的觀念和思維定勢。
   【寫在前面】
  12月27日,中國政府網全文轉發《博客天下》雜誌封面文章《破壁者李克強》。文章很長,有12000字,慢慢看,精彩在後面。
  對了,今年3月,《博客天下》雜誌還登過一篇封面文章《剪刀手李克強》,文章也很長,講的是簡政放權。另外,今年5月15日,《博客天下》雜誌曾以《強的虹》為題,刊發封面文章,獨家解讀李克強夫人程虹。有興趣的,可找來一看。
  第一個任期的第二年往往特別艱難,在這一點上,各國政府都差不多。民眾第一年的新鮮感即將過去,與媒體的蜜月期也將結束,所有的力量都以一種更審慎的態度,拋開領導人的明星光環,更多去考量政策本身。
  年底,尤其是一個交成績單的時候。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迎來了他總理任期的第二個年底,他就任於一個世界經濟很不景氣的時期,除了每一任總理都要面臨的經濟增長和民生改善,他還要做得更多一些。
  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對全球經濟複蘇來說,中國是一支非常重要的力量,甚至被寄望成為此次全球經濟複蘇的“發動機”。
  細數他就任總理以來的歷次講話:“簡政放權”、“合理區間”、“調結構”、“促改革”、“惠民生”是其中最集中的關鍵詞。還有許多先前從未聽說過的提法:“負面清單”、“責任清單”和“權力清單”。
  在春天的政府工作報告里,李克強提到了今年的目標:
  國內生產總值增長7.5%左右,居民消費價格漲幅控制在3.5%左右,城鎮新增就業1000萬人以上,城鎮登記失業率控制在4.6%以內,國際收支基本平衡,努力實現居民收入和經濟發展同步。
  作為預期目標的7.5%僅比1999年的7.1%略高一點。事實上,一到三季度,國家統計局提供的數據是7.4%。
  “我一再講,合理區間是指經濟增長率不低於7.5%左右,所謂左右,就是高一點、低一點都是正常的,都處於合理區間。”李克強專門這樣講過多次。但即便如此,李克強並未採取大規模的“強刺激”,而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放權”。
  “放權”並不是無為而治,相反,這需要更堅定的決心和更大的勇氣。
  這既需要自信,還需要更多人的理解。歷史上所有經濟下行期做減法的改革,都很容易被人指責為力度不夠和無所作為,這對一個政治家來說是一件冒風險的事。
  在經濟增長保持在合理區間的前提之下,李克強這一年努力清理各領域當中的束縛和桎梏,推進中國和各國的貿易合作,去各國推銷中國的裝備製造。對國內,他致力於拆除各省市之間的貿易壁壘、城鄉之間的人口流動之牆。
  他很像是一個冷靜而堅硬的破壁者、拆牆人。
  拆貿易上的有形壁,不易;破觀念中的無形牆,更難!
  1
  當地時間2014年12月17日,李克強在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同塞爾維亞總理武契奇(左一)舉行會談。兩國簽署了包括雙邊經濟技術、能源、金融、航空、文化等多個領域的合作文件。
  大中國的“CEO”
  全球經濟陷入不景氣的時候,中國的“CEO”走在最前,不眠不休高密度出訪,談訂單,簽合同
  當地時間12月16日下午,李克強在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出席第三次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會晤。中東歐16國領導人與會。
  根據中國政府網的報道,這是一次不眠不休的長時間工作,李克強每會見完一國領導人,各位隨行部長就會圍攏過來繼續商討工作。
  “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一位隨行人員這樣說。
  此前,李克強剛剛在哈薩克斯坦參加了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政府首腦會議,在早餐桌上,李克強和哈薩克斯坦總理馬西莫夫敲定了180億美元的《中哈產能合作框架協議》,這份協議當中包括基礎設施建設等各個領域的合作。
  兩位總理都是法學專業出身,後來都獲得了經濟學博士學位。
  在行業蕭條生意不好的時候,大多數公司的CEO都會親自出馬,見客戶,談合作,拿下至關重要的訂單。
  一國的“CEO”也是如此,中東歐國家和中國的地理距離並不近,但因彼此經濟的互補性和契合性,雙方已經不再遙遠。
  與地理上的接近相比,是需求上的接近讓中國和中東歐國家走在了一起。
  李克強在貝爾格萊德講話時提到了這一點:
  “中東歐國家經濟基礎扎實,自然資源稟賦好,科技教育水平高。中國13億人口市場巨大,工業尤其是裝備製造業體系完備,外匯儲備充足。雙方完全可以實現優勢互補、產業對接、共同發展。”
  中國的鋼鐵、水泥、玻璃、電力等富餘而優質的產能,需要找到新的釋放出口。
  如果放眼國際市場就會發現,許多國家面臨著升級換代和改善交通裝備與基礎設施的艱巨任務,但卻苦於資金匱乏。
  中國龐大的外匯儲備也需要尋找出口,使它以投資的形式得到增值。
  借給朋友,讓他們購買我們的產品和裝備。中國輸出的裝備可能會使用幾十年,被投資激活的伙伴們也將變成更有實力的購買者。
  這是一個全新的思路,與單純追求賺取外匯、把貨幣留在自己國內就算贏的舊式重商主義思路和貿易保護主義全然不同。
  “將中國在高鐵、核電、電信等裝備製造和鋼鐵、水泥、平板玻璃等原材料生產方面的優質產能與中東歐國家大項目建設的巨大需求結合起來。中國鼓勵本國企業在中東歐國家就地建廠,積极參与共建各類產業園區。”李克強說。
  有人把李克強的這種外交稱為“裝備外交”。這種合作帶來的信賴能夠擊碎國與國之間的貿易壁壘。
  此次中國與中東歐16國領導人第三次會議形成的《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貝爾格萊德綱要》提到:
  “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保護主義,支持促進相互投資,提升經貿合作規模和水平,努力為貿易持續穩步增長創造條件。”
  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會晤是APEC和上海合作組織之外的又一個領導人會晤機制,李克強用頤和園的“十七孔橋”來比喻中國和16個中東歐國家組成的這個組織。這個比喻富有深意,單獨的石拱無法建成這樣一座長橋,修建於乾隆年間的這座石拱橋用17個拱形結構的聯合,手牽手築成了一架通路。
  中國和中東歐國家的貿易合作關係可以追溯到1950年代,這些國家大多在上個世紀末經歷了和中國類似的經濟改革。在經濟面臨下行壓力時,這些國家更需要合作。
  12月17日,李克強在講話中稱,中國、匈牙利、塞爾維亞三國已達成協議,合作建設匈塞鐵路,力爭在兩年內建成一個符合歐盟標準、適合各方需求的現代化快速鐵路。這是去年三國達成協議之後的最新進展,根據英國媒體的測算,這條鐵路將會使匈牙利到塞爾維亞的時間由8小時縮短為3小時。
  李克強強調,中國和中東歐國家可以依托匈塞鐵路,並與希腊比雷埃夫斯港連在一起,打造一條亞歐海陸聯運新通道。
  在結束中東歐之行後,李克強馬不停蹄夜航10小時抵達曼谷,與泰國“大米換高鐵”的合作計劃需要最終敲定。此前,因為泰國前任總理英拉被法院解除職務,泰國同中國的高鐵協議和農產品協議被宣告失效。
  客戶有變動,如果不能跟好這一單,就會造成丟單,這個時候CEO親自出馬、冷靜處理,是最好的方法。
  在李克強鍥而不捨的努力下,19日簽署的新備忘錄中,這條鐵路距離由去年的300公里增至800公里,全部採用中國裝備、中國標準。
  中國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這在當時和現在都被看做是意義深遠的一刻。此前的媒體上,人們對入世的利弊爭論不休。但在加入之後,中國人迅速適應了自由貿易的精神和規則。
  13年後,中國已經在一些重要地區扮演自由貿易的主張者和提倡者,成為一個群體的牽頭者和話事人。
  2014年11月20日,李克強總理在義烏國際商貿城考察,手拿著象徵義烏商業傳統的撥浪鼓。
   市場經濟的鼓手
  中國不應該僅僅是一個農業民族,義烏人送了李克強一面“雞毛換糖”的撥浪鼓,李克強把代表著商業傳統的撥浪鼓轉贈給國家博物館
  11月20日,李克強來到位於浙江金華的義烏國際商貿城,此前的義烏剛剛從“雙十一”的忙碌中緩過勁兒來,這是中國商人近幾年自己創造的一個節日,也是異乎尋常的銷售奇跡。今年11月11日這一天,天貓平臺的交易總額就超過了571億。
  這一年,國務院出台的各種政策,都是在解除網絡購物的各種桎梏,以及從賣家到物流快遞業身上的束縛。
  義烏國際商貿城的老商戶、創始時的股東之一何海美,為李克強送上一面象徵著義烏商業傳統的撥浪鼓。
  何海美告訴《博客天下》,這面鼓是50年前的舊物,從一位80多歲的老人手中收購而來,“那就是過去雞毛換糖的鼓,臟髒的,也不敢洗,怕一洗就破了。”
  何海美對這樣的撥浪鼓並不陌生,1978年前後,她在義烏街頭賣畫片兒,相紙上印著明星的頭像和歌曲的詞譜。
  搖著撥浪鼓的老漢們買下她的畫片和別人家的糖果走進鄉村,被鼓聲驚動的孩子們把家裡殺雞煺下的雞毛交給打鼓的老爺爺,視雞毛多少,從大塊的薑糖上敲下來一塊拿去吃,或者換畫片兒去玩兒。打鼓老人們則把雞毛分類,好的賣給做撣子的,一般的賣給做肥料的人漚肥。
  這是最古老的商品經濟,但在1960年代,則要冒著被當作“資本主義尾巴”沒收和批鬥的風險。即使在那樣的歲月,這種商品交換也仍在暗流涌動。
  李克強接下何海美的撥浪鼓,告訴她:“我知道,我以前也聽過義烏的雞毛換糖。”
  何海美接著對李克強說:“30多年風風雨雨,在政府的領導下,我們現在的市場是全國乃至全球購物者的天堂。是我們農民創業的基地,也是全國大學生創業的基地,還是老外在義烏淘金的地方。”
  李克強說:“義烏小商品是中國的名片,這個禮物很珍貴,濃縮了義烏精神,應該要把它轉贈給國家博物館。”
  這是何海美對話過的最高級別的官員。1981年,賣尼龍襪子和童裝的何海美攢了五六萬元,卻惶恐地不敢花,在街頭擺攤的她可能隨時都會被“紅袖章”扣貨或者罰款,她一度想著“算了”,準備把錢存起來,找個工作上班。
  何海美用掙的錢買了一臺電視機,在電視上她認識了義烏縣縣委書記謝高華的臉。有一天謝書記路過附近的時候,何海美拉了幾個一起擺攤的姐妹,向謝書記訴苦。
  那是一波強大的力量,義烏人要富的決心推動著謝高華,在2012年,這位年過八旬的老書記曾回憶往事,當初他調研的結果是:真正“投機倒把”的小商品售賣者是極少數。為此,義烏在1982年9月放開了小商品市場。
  現在這部關於針頭線腦的創業史詩以這面撥浪鼓為媒介被收藏進國家博物館。
  那天,市場上的人還送給李克強一面新撥浪鼓。他們告訴總理,現在的義烏就像這面新鼓,有兩隻“耳朵”,一隻是實體市場,一隻是電子商務。
  義烏國際商貿城給義烏做了一個“義烏購”的平臺,讓所有的實體店都有了一個自己的網店。
  李克強看見這個非常高興:“你們線下的做網店更有優勢,因為你們有店面,客戶更信任,你們主動應對電商挑戰的態度特別好。新的東西對舊的東西可能會有衝擊,但是我們不能讓新的退回來,舊的形態要自我提升,跟上新事物的步伐。”
  在李克強籌劃的經濟增長和解決就業的方案中,電商和上下游行業是至關重要的一環。在他2014年的政府工作報告當中專門有這麼兩句話:
  “要深化流通體制改革,清除妨礙全國統一市場的各種關卡,降低流通成本,促進物流配送、快遞業和網絡購物發展。充分釋放十幾億人口蘊藏的巨大消費潛力。”
  在這兩句承諾的基礎上,國務院也確實進行了一系列調整。10月8日,小微企業增值稅和營業稅免稅額從2萬元提高到3萬元,這對做小生意的人來說是一個利好消息。
  在義烏國際商貿城,李克強特地詢問幾位店鋪老闆是否享受到國務院出台的為小微企業降費清稅的政策,特別是最新提到的“小微企業增值稅和營業稅免稅額提高到3萬元”政策。
  李克強說:“如果有人來違規收費,你就拿國務院文件給他們看!”
  李克強與淘寶店主楊耀暉和他9個半月大的兒子、網店模特“小灰灰”。
  總理擁抱了最小的網商從業者
  李克強擁抱了可能是全國年紀最小的網商從業者、楊耀暉的“麻豆”兒子“小灰灰”。總理去了兩家店,“第一家是B2B,第二家是C2C”
  批發商童志達是青岩劉村的網商中第一個迎接李克強的人,他在阿裡巴巴開店,他的客戶是淘寶店主們。
  童志達賣得最好的是一款收納袋。此前,童志達在畢業後經過了做生意-上班-做生意-上班的幾個來回,最近5年才逐漸找到了自己的路,他不善於做零售,直接面對客戶們,批發商更對他的胃口。
  “1到9月的銷售如何?”李克強問童志達。
  童志達告訴《博客天下》,當時已經11月,他覺得總理可能問的是農曆(總理問的可能是1至3季度)。於是他告訴總理,大概已經做了900多萬。
  李克強和身邊的幾位幹部交換了一個贊許的眼神。
  “交稅沒有?”李克強繼續問。
  童志達有點不好意思,他持有的是個體營業執照。義烏的一位市領導趕緊告訴李克強:“我們對網商有一些扶植政策。”
  李克強知道童志達的店是“B2B”,他對這個行業毫不陌生。“有些外地來考察的幹部有時候會問我們一些奇怪的問題,”童志達說,“我遇到過有人問我電商和電信詐騙有什麼區別。”
  童志達在他的店里沒有曬出李克強和自己的合影,甚至連一條通告也沒有發。“對我而言這已經是一件很榮幸的事了,我們成為他關註的一個行業,我覺得不應該把他作為生意上的宣傳手段,那樣的話對他有點不尊敬。”
  “生意還是要自己做的,我們跟零售也不一樣,和總理的合影可能會給零售店帶進流量來,做批發的大多都是老客人,他不會因為你跟總理合影就找你多拿一點貨,他只有自己手上的賣掉才能跟你拿。”童志達說。
  李克強在批發商童志達(右一)的公司考察。
  一個月後,義烏市青岩劉村的淘寶店主楊耀暉想起11月19日晚上李克強出現在他家門前時的場景,還是非常驚喜。之前一天,街道上的幹部告訴他,可能有領導來,讓他打掃一下衛生,他還不知道來的人會是總理。
  李克強進門前,楊耀暉正和妻子看剛做好不久的買家秀海報。“直到被握了手才反應過來。”楊耀暉說。
  他的妻子傅燕雯立刻把李克強來做客的照片發了朋友圈,當天就贏得了200多個贊。
  跟楊耀暉聊了幾句後,李克強點評道:“你跟前一家又不一樣,他是B2B,你是C2C。”
  這是兩種分類,前者是商家對商家的電商模式,後者是個人對個人的電商模式。
  在此前的幾年裡,對淘寶賣家要求營業執照和徵稅的說法一直在流傳。
  現行的解決方案是,加入天貓商城要求營業執照,而普通的淘寶賣家則並不要求執照。楊耀暉的店就是一家賣童裝親子用品的夫妻店,夫妻倆經營開店,剛9個月大的寶寶已經能穿最小號的童裝了,就擔任起了“麻豆”(模特)。
  那晚李克強抱了這位“淘寶麻豆”界的代表。“小家伙真是個專業小模特!”臨走前李克強對楊耀暉說,祝願他的生意能從“井噴式”走向“火箭式”。
  央視的鏡頭裡收錄了“小灰灰童裝”的店名,這使得很多好奇的觀眾去網上搜索楊耀暉的店。楊耀暉店里平日的銷量是一百多件,總理走後第二天的銷量是平時的四倍,而“雙十二”那天是一千多件。過去店里的一個美工和一個客服已經忙不過來了,他找了同學來幫忙。
  總理帶來了熱鬧和銷量,淘寶店主報之以李,創造了一個新的就業機會。
  “我不算做得好的,”楊耀暉說,“一年就做到金冠的有的是。”
  楊耀暉是台州人,妻子是義烏人,去年從學校畢業後,楊耀暉從網上聽說義烏的青岩劉村是著名的淘寶村,就壯著膽子和妻子一起過來發展。
  押中了“爆款”的淘寶店會一炮而紅,楊耀暉之前有一個皮帶店,他在商貿城裡看中的一款皮帶成了爆款。
  大家都喜歡,都在搜,都在買。在搜索皮帶的時候,他的店排名很靠前。
  “多的時候一個月有七千多條。”楊耀暉告訴《博客天下》。
  熱鬧會衰退,爆款會成為舊款,在許多別的店上了類似的貨之後,楊耀暉的利潤開始下滑。
  淘寶店船小好調頭,楊耀暉不需要有自己的店面和倉庫,幾乎不會有太大的損失,他可以把擁有兩個皇冠的皮帶店掛起來,繼續做一個新店。
  “不會浪費,以後要做別的,再把那個店改一改用。”楊耀暉說。他的新店就是李克強看到的這家童裝店,因為孩子的出生,他開始改做童裝,他的貨源來自網絡,並沒有從義烏本地拿貨。
  但是青岩劉村的環境很好,楊耀暉說:“這裡民風比較淳樸。”這個村早已不是舊意義上的農村。1萬多名電商從業者在這裡生活和工作,快遞比大城市便宜很多,而且可以拼單,需要給自家模特拍照,可以直接去商場、超市,和大城市的交通擁擠、租金昂貴相比,這裡很適合作為創業者的第一站。
  “我打籃球的時候遇到的都是各種各樣的店主,大家聊的都是你的店做什麼,我的店做什麼,去超市買東西,也會聽見手機咚咚咚地響,有客人在下單或者留言,常常遇到的話題就是‘這個差評怎麼消’。”
  楊耀暉上個月的銷售額是26萬,上上個月則是22萬,12月的數據還沒有統計出來,青岩劉村還是一個足夠大的舞臺。
  根據青岩劉村黨支部書記毛勝平的經驗,電子商務做大之後,網商往往會遷出青岩劉村。
  這個標準往往是營業額夠千萬,童志達就面臨著要不要搬出的困擾,進入工業區租大倉庫的開銷很大,但是青岩劉村的單元房裡又有點束縛手腳。
  “我們大多數的房子是舊城改造的樓房,地下一層存放貨物。電子商務做大了以後,他就需要相關配套的倉儲。多幾個地下室放貨物,一個影響發貨的效率。另外一個是使用不方便,租金高。它肯定會搬到工業區去。”毛勝平見慣了創業者從村裡“畢業”。不過他們未來的籌劃是,把一些大的網商留住,“以大帶小”,大家才更有信心。
  毛勝平兼任村網商服務中心主任,這個中心是一個規模和權力都極小的“小政府”,只有四個工作人員和兼任主任的毛勝平。
  “建立一個組織,讓網商們有一個歸屬感。也方便聯繫,定期召集這些網商代表,開一下座談會,這個機構就是服務於在這裡經營電子商務的這些商戶的。”
  權力不大,但需要協調的很細碎,創業者(大多是外地人)和房東(本地人)的租房糾紛、租約期滿找茬不退押金,都要網商服務中心出面協調。
  毛勝平非常得意的一點是,過去,出租房屋獲得收益的村民中有人也學做淘寶變成了網商,吃苦耐勞的精神沒有因為生活富裕而退化,“其中有人做得非常出色。”
  李克強在他的博士論文、曾經獲得孫冶方經濟科學獎的《論我國經濟的三元結構》中,曾提到了另一種可能的城鎮化:
  “無論通過農業人口大量涌入城市,還是依靠在城市中擴張工業部門來轉換二元結構,都不僅是不可取的,也是不現實的。那麼,只能把註意力轉向農村,就地實現剩餘勞動力的轉移,通過弱化二元結構的強度,來打破固有的平衡,形成國民經濟結構的新局面。”
  青岩劉村的成長和壯大似乎就是李克強多年前描繪的一種理想模式。在資金和人口聚集的青岩劉村,超市、商場都逐漸完善起來。
  “他們拉了一條100M光纖。”楊耀暉說。對青岩劉村來說,網速可能是第一生產力。
  毛勝平對青岩劉村發展的看法直率而豪邁:“總理來了,這個強心針打過,你們還不清醒,這要落伍了,你如果抓不住這個機會,像一陣風一陣雲一樣飄過去,確實對不起總理這麼遠跑到這裡來。”
  青岩劉村中通快遞服務點,李克強與快遞員範浩浩交談。
   “最後一公里”,你們是傳遞快樂的人
  李克強在談論施政的時候借用了物流快遞業的“最後一公里”概念,政府和快遞業都應該是服務大家的角色
  “從小處說,你們不僅創造了就業崗位,也創造了新生活;從大處說,農村的東西送到城市去,城市的東西送到農村來,縮小了城鄉差距。物流是現代經濟核心之一,快遞是物流重要組成部分,工作雖然很普通,但很關鍵。你們的工作了不起!”
  這是李克強在義烏青岩劉村的中通快遞點說的一番話,這代表著這屆政府對快遞業的認識和定性。
  作為一個網店村,青岩劉村有“三通一達”(四家民營快遞的簡稱,一般指的是中通、圓通、申通和韻達,也是網商和買家經常打交道的企業)的經營點,因為量大,郵費比大城市要低很多。2009年前後,大多數民營快遞公司都有爆髮式的業務增長,那也正是3G推廣、智能手機大範圍普及、網絡購物走向移動互聯的時期。
  當時的郵政行業一度傳出要進行調整、禁止民營企業接同城50克以下的包裹的傳言,這個說法也確實在某個版本的內部討論稿當中出現過。
  民營快遞在當時還被看作是一種掠食者,一擁而上蠶食中國郵政的市場,但是在電商越來越深入人們的生活之後,大家都已經適應了一個被打破壁壘的快遞行業。
  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今年1到11月份,郵政企業和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收入(不包括郵政儲蓄銀行直接營業收入)累計完成2885.8億元,同比增長25.2%;業務總量累計完成3292.8億元,同比增長35.2%。
  這是一個蓬勃爆發的行業,可能也是李克強一年中兩次考察快遞業的原因。
  2014年1月,李克強在西安探訪順豐速運的營業點,問他們“是不是要做中國的聯邦快運”,稱贊快遞員“為千家萬戶帶來快樂”。
  這位經濟學博士總理第一次把消費和“快樂”做了一次連線。
  以往談論經濟形勢時,通常僅僅會提到積累、消費,寫入正式教科書的往往也是這樣的詞彙。
  消費勾連的是“享樂”,這是一個被忌諱的詞彙,購物是“快樂”的,物流快遞業是“傳遞快樂”的行業,這對許多人來說是一種嶄新的認識。
  除了“傳遞快樂”的肯定,李克強給電商和快遞業的鬆綁、減稅正是給供給端的減負。
  這並非就是對快遞行業的保護,今年9月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對外資全面放開快遞市場,此前中國只有三家外資快遞公司。
  會議決定,對符合許可條件的外資快遞企業,按核定業務範圍和經營地域發放經營許可。同時,在經營許可審批程序等方面也將進一步簡化,推進快遞與電子商務、製造業聯動發展。李克強說,“快遞行業對於刺激消費、帶動經濟發展有重要意義。要通過開放倒逼國內快遞企業更好改善經營管理、提升服務水平,便利廣大商家和億萬群眾。”
  大批快遞公司的進入對中國的就業是一個好消息,事實上很多快遞公司在11月都要臨時增加人手,還有的則會把坐辦公室的管理層一起投入到前線,就像是一場決戰。
  在青岩劉村接待李克強的快遞員範浩浩長著一張娃娃臉,卻已經是快遞業的老人,2007年他從老家衢州來到義烏投身快遞業,2009年負責青岩劉村的業務,這是一個每年營業額增長率超過50%的行業,所有的公司都在擴張期,有的是機會。
  範浩浩所在快遞點的業務量在中通的義烏公司里排名第二,排名第一的是青口村快遞點,不過範浩浩解釋說:“他們的區域大,相當於一個鎮了。”
  競爭激烈的快遞業里,老闆可以對員工有足夠的信任,如果一個快遞員做得好,很快就可以被委任負責一個點,增加區域,自己挑選隊伍,就像是分封制的小國,收入也會翻倍,這種體制保證了快遞業的活力。
  近一兩年那種溫暖人心的、賣萌的包裹提示短信,除了公司本身的營銷策略,也有不少是快遞員在競爭壓力之下為拉住客戶的自覺反應。
  如果說上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的經濟奇跡是縣與縣之間的競爭,快遞業的快速增長則是可以精確到公司、營業點乃至於個人之間的充分競爭。
  因政府放權掃除了種種壁壘和束縛的快遞業也在回報政府,尤其在就業方面,過去村裡青年出來務工的首選是工廠,現在則有很多人選擇進城做快遞員。聰明、愛交流和富有生意頭腦的年輕人在這一行能做得很好。
  在今年8月,增加就業1000萬的目標就已經順利完成,這是一個可以令李克強鬆口氣的成果。
  在快遞業收穫的“倒逼國內企業”的經驗,還將會被推廣到別的領域。越來越多的狼或者鯰魚,才能讓失去鬥志的行業重新充滿生氣。
  2014年9月24日,上海自貿區,工人們在喬達國際貨運公司的倉庫內裝箱貨物。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對世界經濟複蘇來說,中國是一股非常重要的力量。
  購物的目標跨越大海
  國務院對電商企業、跨境支付和海關方面的一系列放開政策,讓中國人走上了海淘之路。李克強鼓勵進口,並不贊成一味追求貿易順差
  一些高級食品、嬰幼兒用品和電子產品,在境外購買會更加划算。在過去,這些需求是被無數的海外半職業買家或者親朋好友,用人工的方式帶回來的。
  阿裡巴巴曾在2010年6月進行過一次不成功的嘗試,當時他們推出了一個“淘日本”的項目,但在上線2個月後就被低調關閉。那個時候沒有廉價可靠的物流網絡,100元的抱枕要支付200元的郵費,同賣家之間的溝通,從語言不通到思維迥異,都是未曾預料到的困難。
  阿裡巴巴旗下菜鳥網絡副總裁萬霖告訴《博客天下》:“因為消費者強勁的海淘需求,市場上各類國內外海外代購的平臺一直都存在,但消費者體驗很不好。例如很多網站都是全英文的,需要消費者有海外信用卡,購買下單、支付、物流轉運等很多環節都是要消費者上不同網站多次分段完成。運輸清關問題多,看不到包裹路徑,時效難以保障,運費貴,出了問題難以追責。”
  過去的海淘者還面臨著海關抽查、轉運公司的工作失誤,普通消費者還要為A、B、C口岸代表什麼、有何區別而大做功課。
  “沒有國家的政策,這些做法都有一點灰色,是不陽光、不透明的,沒辦法來保障客戶體驗。”萬霖說。
  9月29日,李克強主持的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了鼓勵進口的策略:
  一是鼓勵擴大先進技術設備和關鍵零部件進口,調整《鼓勵進口技術和產品目錄》;支持金融和融資租賃企業開展進口設備融資租賃業務;完善科教和科技開發用品進口稅收政策,助力企業創新、推動產業升級。
  二是擴大研發設計、節能環保、環境服務等高端生產性服務進口。
  三是穩定國內需要的資源進口,合理增加與群眾生活密切相關的牛羊肉、水產品等一般消費品進口。
  四是推動進口管理便利化。實行24小時和節假日預約通關,加快自動進口許可管理商品無紙化通關試點。擴大採信第三方檢驗檢測認證結果,縮短檢驗檢疫時間。
  五是搭建進口貿易平臺,在公平競爭原則下,利用跨境電子商務等新模式增加進口。鼓勵企業在海外建立採購網點和渠道。發展多雙邊貿易,拓展經濟發展空間。
  其中的四和五是電商大舉進軍境外購物領域的關鍵。阿裡巴巴和亞馬遜這樣的企業已經正式開始加入海淘。這種熟悉的電商發力海淘,又進一步刺激了海淘市場。中國買家在“雙十一”和“雙十二”之外,又增加了美國購物節“黑色星期五”。
  “我們主要有兩種業務創新。通過大數據對消費者購買趨勢分析可預判出的爆款商品,採用備貨模式即保稅進、行郵出的方式,訂單未動、物流先行,消費者下單時貨已經通過海運或空運備存在保稅倉,大大縮短了消費者等待的時間。”萬霖說。
  “對於那些消費數量比較低、追求品類豐富的商品,我們用的是海外集貨模式,貨物在商家海外倉,消費者下單後,我們海外的物流伙伴將貨物攬收至我們海外的集貨倉,通過空運至國內,再對接國內的快遞公司,直接送到消費者手中。”
  保稅區和稅費的優惠是做出“海外爆款”的必要條件,儘管它仍然是境外的貨物,但事實上倉庫已經在各口岸的保稅區中,只要辦完進關手續,貨物就已經在城市的郊外了。如果購物者申報為個人自用的物品,這樣的進口模式只收行郵稅,電商企業不需要繳納47%的增值稅。
  這是跨境購物呈現井噴的關鍵,根據往年近100%的增長經驗,今年的跨境網絡購物的總額可能會超過1500億元。
  幾個試點口岸對政策的理解各不一樣,也沒有誰對誰錯之分,這就是“試點”的意義,萬霖表示阿裡巴巴在與寧波、杭州和廣州合作,即將合作的還有深圳、上海和天津。
  不同的口岸各有側重,但本身也會形成一種競爭關係,政府、電商和消費者一起在一個全新的領域摸索出一條路來。
  一些抱有疑慮的公司也在這樣的局面下帶著隊伍重返中國,美國第二大零售商Costco(好市多)早在1999年就曾經在北京開設過辦事處,但最終被迫關閉。
  在聽說了他們的堅果的海外代購數據後,他們被震驚了,最終把和天貓國際的合作交給了臺灣團隊,天貓國際招商經理冷月回憶道,她7月才帶著Costco的代表來到寧波保稅區,美國公司的要求是完全合法,而各方也努力解決所有的困難,經歷了許多周折終於讓Costco在10月上線。
  在天貓國際開店的Costco,“雙十一”賣出了Kirkland牌堅果90噸、蔓越莓乾204噸。那一夜,海關工作人員陪著天貓國際的人一起加班。
  跨境電子商務是李克強增加進口策略的重要一環,此前的1至8月,中國的進口下滑了1.1%,7、8兩個月更是連續負增長。
  在追求貿易順差渴求外匯的時代,這可能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但是李克強也在努力將這一偏見打破。
  在9月29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李克強表示:“過去有人總覺得,要關上貿易大門,好像這樣才能保護我們的工業……但事實上,關起門來發展的結果就是保護落後。要真正讓企業‘走出去’,在開放中提高創新能力和競爭力。”
  自由貿易的好處很多,它能夠激活經濟,而且不會像大舉直接投資那樣造成無法解決的債務問題和惡性的通貨膨脹。
  在逐步打破舊政策的束縛和保護主義的壁壘之後,網絡購物高歌猛進,為消費者省下金錢和時間。“雙十一”結束之後,在央視財經頻道的鏡頭前,對中國女性這支“買買買”大軍,阿裡巴巴掌門人馬雲正色感謝,而且為她們正名:
  “這些‘敗家’的女人,你們查一下統計,我沒看到這個數據,但我可以保證很多女人是為孩子、為老公買的,為爸爸媽媽買的,女人挺厲害,女人比男人考慮別人多多了。”
  在經濟蕭條期,這種勤儉持家往往更值得珍惜。
  與打破國與國之間的壁壘和企業身上的束縛相比,李克強對觀念上的壁壘的轟擊可能才是這一年他最努力進行的事業。他提出了“負面清單”、“責任清單”和“權力清單”的概念,三張清單的概念起始於李克強力主倡導並推進的上海自貿區,現在則逐漸會推廣到廣東、福建、天津等第二輪自由貿易區,乃至於全國。
  法無禁止皆可為的“負面清單”列舉的是企業不能做什麼,此外沒有禁止的,都可以做,政府的行為則被束縛在“權力清單”當中,此外政府還必須負擔著法有規定必須為的“責任清單”。經過評估的上海自貿區被當做一個研究對象。
  曾經擔任過中共深圳市委第一書記、深圳市市長的吳南生,曾回憶過深圳成立特區的歷史,在1998年,他提到自己曾經想到過“自由貿易區”這樣一個概念,但是又擔心“好像資本主義擺在臉上了”,最後選用了比較含糊而中性的“特區”。
  和當年的深圳類似,今天的自由貿易區是一次新的嘗試,目的就是在經濟發展陷入困境時能夠繼續堅持對外開放。
  1978年以來,每當人們在對內改革上存在分歧爭議時,對外開放往往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的最大公約數。
  自由貿易區的一些改革措施,在當初宣佈時就有些令人驚訝,比如禁止了十幾年的游戲機製造業,在2013年9月被允許進入自貿區。而在2014年8月,上海自貿區官方網站公佈了“索尼電腦娛樂(上海)有限公司新建項目環境影響報告表”,索尼將租用自貿區內的500平方米倉庫用於游戲機的包裝箱拆封、型號檢驗以及包裝銷售等,預計投產日期為2014年12月,年產量為20萬台。在過去,游戲作為一種媒體,多多少少被置於灰色地帶,至少有誤導青少年的指控。
  按照12月12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的決定,福建、廣東、天津3個自貿區將“以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試點內容為主體,結合地方特點,充實新的試點內容”。
  這並不是從一個自貿區到四個自貿區的簡單增量變化,其深遠意義在於,由自貿區探索帶來的政府職能轉變將在全國範圍內推行。
  在中國改革開放的經驗當中,“增量改革”和“試驗改革”被認為是兩大最富有智慧的經驗,自貿區的“三項清單”就像是一種市場和政府之間的契約,在權力和市場之間划出了一條線。
  從一到四,雖然謹慎,卻表現得堅決果斷。
  李克強始終扮演著一個“剪刀手”的角色,他把那些歷史上政府已經掌握的過度權力和不必要的枝枝蔓蔓一一削減,用政府的減法給企業一個清亮的成長環境。
  他在世界經濟異常複雜、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情況下,堅定地在市場上,與企業站在一起,衝出國境打破各種保護主義,為經濟增長尋找機會,又從身邊下手,對抑制繁榮和活力的各種壁壘進行破拆。(記者 湯涌、高詩朦;記者汪再興、實習生譚暢對此文亦有貢獻)
  來源:博客天下
  (原標題:媒體盤點李克強成績單:他很像是一個破壁者、拆牆人)
創作者介紹

紐西蘭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ww88wwrbx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